一线采风| 没有伞的孩子,我们一起努力向前奔跑

新闻动态

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道路,是连结两地通行的方式,它可以扩展出无数的意象:连向问题的答案,连向未知的生活,连向心中的自己……


2016年8月8日的清晨,生活在巴黎的陶嘉先生暂别家人,从法国中南部Auvergne地区的Le Puy en Velay开始,踏上了一条朝圣之路,这条路的终点在1750多公里外的西班牙圣雅各,而陶先生心中所系的路则是通向了更远的地方——它与中国贫困地区的学子们一步步走向学校,走向知识的殿堂,走向改变人生的道路连在了一起。


从8月8日到22日,陶先生历时15天,徒步行走了350公里,完成了朝圣之旅的第一部分。在此期间,他白天行走,夜里笔耕,日以继夜地编写了20多篇图文并茂的美篇游记,并由此收获各界友人读者的资助共计8万多人民币,此后陶先生通过OCEF把这笔款项全数用于资助34个来自全国各地的贫困学生。其中有12人来自于甘肃省会宁县党家岘乡。2017年新学期伊始,我有机会来到甘肃,走近这些学生家庭,看看他们的学习和生活,还有受助一年来的变化。



9月底的甘肃会宁县山区,天气已经转凉,早晚的气温不足10摄氏度。傍晚7点刚过,在暮色霭霭之中,我结束了当天的学生走访工作,来到党家岘初级中学。跨进学校大门,远远地就可以眺望到一栋红绿相间的二层教学楼——博雅楼。学生们今年终于有幸从后面那一排排砖瓦土坯的平房教室里搬进这栋整洁明亮的大楼。虽然内部设施例如取暖、供水、照明等方面还有所欠缺,但是对于全校师生来说这已经是一项很大的环境改善了。信步于校园之内,听到学生们晚自习的朗朗书声,我不禁回想起自己的中学时代,同样十几岁的年龄,天真烂漫的青葱岁月,正是很多人心中“最美丽的的年华”。从一间间教室门口经过,我看到里面那些年轻的脸庞。他们与所有这个年纪的孩子们一样朝气蓬勃,对未来满怀憧憬。然而这些在大山里的孩子是特殊的——他们生活在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定义为“最不适合人类居住之地”;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他们祖祖辈辈靠天吃饭却收获甚微。有一段班主任寄语恰如其分地总结了学生们的境遇:“人生路上,每个人都要负重前行……我们必须加倍的坚强,没有伞的孩子,只有努力的向前奔跑。” 

跨进教学楼,走廊的墙壁上张贴着一些学生们的照片和评语,这引起了我的注意。走近一看,原来是“感动校园十大学子”;细细读来,发现其中超过半数的孩子都在”2016年陶嘉先生朝圣路,助学路“善款特别资助生的名单里。我这次的甘肃之行在党岘走访了其中的7个家庭,很可惜的是由于学生们还在上课,不便打扰,所以一个都没有见到,好在有幸看到这些照片,弥补了我小小的遗憾;与此同时我眼前也浮现起白天走访时在陈同学家看到的这个奖杯……


“感动校园十大学子”奖杯



“感动校园十大学子”


陈同学是2016年的资助生,当时9年级;在2017的中考中他以660分的好成绩考入了会宁二中。他家共有7口人,除父母外有姐妹4人和一个4岁的幼弟。父亲常年在外务工,年收入仅有3万左右。母亲在家务农及饲养一些牲畜,贩卖幼畜的收入很低,在常年干旱的甘肃地区粮食的产出也只够供应一家人日常的温饱。去年他母亲不幸在车祸中受伤,被撞断6根肋骨,这笔意外的医药费支出差点压垮了本就在经济上岌岌可危的家庭。即便如此家长对孩子的教育依然没有放松。姐姐也是高中在读,虽然家徒四壁,墙上却贴满了4个孩子从学校得到的各类奖状。如今他母亲的伤势已经痊愈,只要孩子们努力学习,积极向上,一家人整整齐齐,无论环境如何艰苦,父母亲的脸上总是洋溢着质朴而幸福的笑容。


陈同学家奖状墙



类似情况的还有郭同学,他也在今年考入了会宁五中。他一家6口人,父母和三个姐姐,只能种地糊口。由于无力支付学费,两个姐姐在县城打工,三姐在会宁县上职业中学。

霍同学,生活在6口之家(父母、三姐妹和一个幼弟)。母亲患病,长期处于失血贫血的状态,几乎丧失工作能力。只有父亲一人操持着10亩地的耕作,每年的产出在保证一家人的温饱之余只能换回3000元左右的收入。非农忙时期他就出外打零工,工作朝不保夕,每日收入仅为80-120元。



霍同学家照片


一提起张同学,老师都赞不绝口。他聪明又懂事,学习成绩名列前茅,是个优秀的学生。对于农村的孩子,除了学习之外人生价值观也是老师非常重视的部分。三观的正确与否与祖辈的教导息息相关。他们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是苍茫厚重的荒原练就了他们淳朴、知天达命的品德,也让他们教会孩子们在面对挫折时应有的豁达坚韧。张同学一家六口,爷爷奶奶都已入耄耋之年,病痛交加不能自理,日常生活全靠儿子儿媳的照顾,他下面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妹妹。家里20多亩地也只能维持生计,每年靠贩卖一些牲畜补贴生活费用。



张同学瘫痪的奶奶,父母

以上所述的这几个学生虽然家境清寒,有些贫病交加,却还能享受完整的家人之爱。而另外一些孩子却更加的不幸,他们以及他们的家庭每天都在窘迫的生活边缘上苦苦挣扎。


小娟是所有走访的孩子里最牵动我心弦的一个,她在自己的家庭介绍中这样写到:“我以前的家本应有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我和两个妹妹,那时我的家不算太美满,但不至于破碎……” 她的两个妹妹都在2岁左右被发现下肢有残疾,不能行走。多方求治却始终连病因都查不出来。就在小娟10岁的时候,她的母亲因为再也不能承受家庭的贫困和对未来生活的绝望而离家出走。我从小娟几乎语无伦次的陈述中深刻的感受到母亲的突然离去使一个年幼的小女孩陷入了无助之中。她一度感觉“母亲和家人的行为仿佛是把她关进了狭小的个人空间一般”。经过这些年学校家庭等各方面的关爱,小娟慢慢试着走出童年阴影,在去年的反馈信中,她想对家人说:“我并不恨她,我只是觉得这是我的困难罢了,是上天让我没有妈妈的吧。”


小娟的母亲后来改嫁的时候带走了一个妹妹,另一个妹妹现在12岁,家人始终无力为她医治双腿的残疾,她的爷爷奶奶就在离学校10里远的坡道上盖了一个小破屋,每天用轮椅接送她上学。



小娟父亲在房间


屋外照片


小娟奶奶在妹妹小学附近搭建的临时住房


从临时住房看小娟妹妹的小学


梁同学是姐弟四人中的大姐姐,上有爷爷奶奶和母亲。家里人口多、开支大,几年前父亲由于开颅手术花光家里所有的钱,可仍然还不够承担昂贵的医疗开支。如今父亲与世长辞,留下一大笔债务和上有老下有小的重负。这全都压在一位伟大母亲单薄的肩膀上。


马同学的家是所有党家岘受助生中距离中学所在的乡镇最远的一个,未经铺设过的道路是原始的泥土砂石,我们工作人员一行驱车行驶在被各种重型工程车辆碾压过的土路上。前一天刚下过大雨,原本就是坑坑洼洼、沟沟坎坎的盘山路,此时变得越发泥泞难行。


今年刚升入高一的马同学家里有80多岁的爷爷、妈妈和尚未高中毕业的哥哥。父亲左手残疾,以前与母亲相互扶持,务农务工维持生计。而如今父亲也因病永远离开了他们。和梁同学的母亲一样,她要照顾老人和两个儿子的起居生活,还要提供医药费和学费。政府虽把他们一家纳入二类低保,但到底能落实到几个人,现在依然是个未知数。


“现代化文明越少的地方,我们越能感受到什么是真正生的意义”。

在我走访的这两天里所接触到的7个家庭只是冰山一角。这些孩子们年幼羸弱、羽翼未丰,所有可以做的就只是勤奋苦读。泥泞坎坷没有人为他们铺路,累了失败了也没有依靠不能回头,他们坚强而孤独地走在人生的道路上;感谢陶嘉和每一位支持朝圣之路的捐款人,正如陶先生所说:”我们不想也不能改变世界,我们不想也不能改变中国,我们不抱怨,我们不批评,我们不空谈;我们只是努力着一起做一点事,做好一件事。”大家一起为山区的孩子撑一把伞,在他们跌跌撞撞的年少路途上伸一把手,给他们多一份力量、希望与机会。

 

2017年5月13日,陶嘉先生从去年朝圣路的终点——法国南部洛特省(Lot)省会卡奥市(Cahors)整装出发,为了因贫困而面临失学的孩子重新踏上圣雅各朝圣之路。


*附:

1)陶嘉美篇日志:https://www.meipian.cn/c/702463

2)陶嘉朝圣之路第一程(2016)善款用途汇报 http://mp.weixin.qq.com/s/J2ZhaNzseDSX2TGjlDosEg

 

去年党家岘初级中学有6名9年级受助生,他们全部通过2017年的中考升入了高中,感谢陶家先生的爱心扶持,他们在未来三年中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全心全意的投入到学习之中,为升入高等学府,实现自己的理想而努力。

 

除此之外,OCEF还将把陶先生今年的捐赠发放给更多亟需帮助的学生,这次甘肃之旅我在榆中四中见到了其中的4个新受助的特困生。


甘肃省榆中县,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榆中县第四中学位于榆中县贡井乡吕家岘,榆中北山地区;海拔2400多米,因为山大沟深,交通不便,气候干旱,是甘肃有名的一个干旱贫困区域。相距不到100公里的甘肃省会兰州已是高楼林立,而这里还有不少人家住在阴暗的窑洞里。

 

只能说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郝同学的母亲因病去世多年,有个姐姐过继给了没有结过婚的伯父,父亲在2107年年初因车祸造成截瘫,家里欠下医疗费用十几万元,因断绝收入而无法接受进一步的康复治疗。现在全家挤在窑洞和土木平房中,日常生活完全依靠伯父的照顾。郝同学和姐姐住校,每周来回的路程除了校车外还要走两个多小时的山路。




郝同学父亲截瘫


郝同学与伯父在家中院子


小婷的双亲皆为残障人士。父亲四肢有残疾,行动不便,母亲为精神智力障碍,全家人无法自主交流,所居住地区也极其偏远,寒冷干燥,终年几乎无水,每天只有一趟车可以到县城。一家四口仅靠奶奶照顾维持生计。


小婷父母

小婷家庭环境


小婷所住山区


佳佳的父亲是聋哑人,无法出去打工,只能和母亲一起务农,但是北山气候环境恶劣,农作物几乎没有什么收成,。他们一家三口居住的村子里但凡有一点能力的家庭全部已经搬走了,现在只剩下一两户人家由于贫病交加不得不艰难地支撑度日。佳佳从家到校车的集合点也还需走上将近2小时的路。



和孩子一起走回家的路


月月一家有爸爸、爷爷和奶奶,她从来不知道妈妈是谁,因为她是被爷爷抱养来的孩子。几年前家中危房倒塌,沉重的横梁砸伤了月月父亲的头部和腰部,视神经受到损伤。他被确诊为二级残疾,已经失去劳动能力,目前唯一的经济来源只有国家低保。



月月全家


“人皆生而平等” 是不言而喻的公理,却又无数次的被人误解。人的出生、环境是无法选择的,这些先天的条件不可能公平。但是每个人的生存权、受教育权和被尊重的权利却一定是平等的。感谢陶嘉先生和他的支持者,因为有你们的爱心和付出,数以千计贫困地区的学子们不再承受因生活所迫而放弃学业的痛苦和遗憾,可以和同龄人一样享受校园生活,找寻自己的价值。


榆中四中2017年助学金最新申请,善款分配情况后记:

 

至截稿前不久的11月16日,以上所记的4名在榆中第四中学就读的学生已经全部领到了他们的助学金:其中两名特困生每人每学期1000¥,另外2名每人每学期500¥,并将一直持续到他们初中毕业。

 

助学金发放当日,在OCEF兰州协调员李灵的细心安排下,捐款人陶先生和4个学生进行了一次视屏对话。通过这次面对面的互动,使孩子们得到的不仅仅是经济上的帮助,还有内心的温暖和鼓舞。但愿在越来越多人的关爱和帮助下可以看到孩子们的脸上少一些忧愁,多一些欢笑。




作者:王凌喆

校对:章程

微信排版编辑:莫雅媛


关于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OCEF

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Overseas China Education Foundation), 简称 (OCEF)于1992年创立,为美国联邦税务局认可的501(c)(3)免税的非营利组织。OCEF是一个非政治性、非宗教性的独立民间慈善机构,其唯一宗旨是促进中国教育均衡发展,专注于提高贫困地区教育质量以及帮助贫困学生完成基础教育。OCEF主要依靠义工运作,超过95% 的善款都用于资助中国乡村教育。二十五年来, OCEF的运作费用只占募捐款的 5%以下。


Overseas China Education Foundation

Find us on

Facebook Group: 17427138199 Facebook Page: 241800075979 Linked In Group: 50112 Twitter: OCEForg External Link: oceflib.blog.sohu.com
旗帜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