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EF一线风采||朝圣路,助学路

新闻动态

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编者按

这是一条朝圣的路,法籍华人陶嘉用他更坚定、虔诚的双脚和爱心把这条路走成了一条充满了爱和美善的助学之路。这次旅程共分两次行程,第一程陶嘉走了350公里,15天,写了20多篇美篇游记,共募得助学善款¥8万多元,经由OCEF发给了34个来自贵州、甘肃、山西、黑龙江,和内蒙古的贫困学童。第二程历时72天,陶嘉在烈日酷暑、风雨兼程里,翻山越岭,行程1600公里,翻越了海拔1400米高的比利牛斯山,期间写了近50篇日志,为OCEF募集到助学善款近¥35万元。这些钱将再次经由OCEF在未来的时间里分发到大洋彼岸每个华人眷恋牵念的那块土地上一个个需要的孩子们手里,与以往一样,这每一笔助学的善款就如一颗颗光明的火种,会一点点地温暖、 照亮每个被帮助孩子的内心和前程。

本文作者介绍:Fangqi,OCEF北加州义工,主动推荐了OCEF 作为同学陶嘉徒步之旅的慈善公益合作机构,持续对此慈善之旅鼓与呼,多方宣传并慷慨解囊。同时她与助学组、捐款人服务组紧密合作,细心负责地甄选受益学生,以实现陶嘉与众多捐款人希望资助贫困学生上学的初衷和心愿。


夏日蓝色的傍晚,我将踏上小径,

拨开尖尖麦芒,穿越青青草地,

梦想家,我从脚底感受到梦的清新。

我的头顶上,清风习习。

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想,

无尽的爱却涌入我的灵魂,

我将远去,到很远的地方,

……

(Jean Nicolas Arthur Rimbaud,19世纪法国著名诗人)


七月盛夏,骄阳似火,在西班牙的一条千年古道上,风尘仆仆地走着一位法籍华人,他是我的高中同学陶嘉,已在这条路上步行了2个多月。这可不是条普通的古道,它是著名的圣雅各朝圣之路 (Camino de Santiago)。古往今来,千千万万的朝圣者在上面留下了一串串虔诚和信念的脚印。这条朝圣路有多个起点,起始欧洲各国,途径法国,在法国境内汇集成4条主干道,然后横穿法国西班牙交界的比利牛斯山脉,殊途同归,终于西班牙西北角的圣雅各,全程1600公里(约1000英里),一般要3个月左右走完。如今陶嘉离目的地已不到20公里,回望一路的所见所闻,所思所为,他热泪盈眶,百感交集。


圣雅各朝圣之路,法国境内4条主干线,陶嘉走的是第三条。

不同于单纯的朝圣者,陶嘉是背负着使命上路的,这个使命就是帮助中国贫困地区的学童募集教育资金。对于陶嘉来说,朝圣之旅也是助学之路!这次实际上是陶嘉千里之行的第二程,也是最后一程。第一程是在去年8月,陶嘉从法国中南小镇 Le Puy en Velay 迈出了第一步,踏上了他心之向往多年的朝圣之路,初衷是锻炼体能,历练心志,参观沿途历史文化古迹,欣赏大自然美丽山水。然而就在步行五天之后,他似乎忽然感悟到这条圣路的神喻,联想起了国内边远山区走远路上学的孩子们。人在自己吃苦时,会更容易体会他人的痛苦,这是他在路上遇到的一位80岁法国老人家的话语,他切身感受到了。"为国内贫困山区学童募捐!",他抓住了这一闪而过的念头,开始通过微信向朋友们发出呼吁:他将为贫困学童而走,所募善款将找个可靠的慈善机构为渠道捐给山区学童。我知道后,就请他考虑我们OCEF基金会,陶嘉当即说想到一起去了。陶嘉早先就知道OCEF,因我在OCEF义工多年,曾在春节之际为OCEF征集红包,陶嘉不仅热心捐款,还鼎力呼吁相助。陶嘉知道OCEF主要由义工组成,透明可靠,值得信赖。就这样,朝圣和助学完美结合,让这次朝圣之旅多了更丰富、美好的意义。陶嘉白天辛劳步行,夜晚笔耕写日志,图文并茂,与朋友们分享日间遇见的美丽和感动,而募捐的形式则是通过文章打赏和微信红包。陶嘉的呼吁得到了他朋友们的热烈响应,他的美篇游记迅速传播,志同道合的新朋旧友纷纷加他微信,善款源源而来。第一程他走了350公里,15天,写了20多篇美篇游记,共募得善款¥8万多元,经由OCEF发给了34个来自贵州、甘肃、山西、黑龙江、和内蒙古的贫困学童。我曾仔细看过这34个孩子的资料,都是急需帮助的孩子,其中有4个是孤儿,8个没有母亲或父亲,3个自己是残疾人,还有很多家里亲人身患重病,负债累累。OCEF资助的孩子们大多属于极贫困的,小小无辜的年纪就承受着难以承受的苦难。OCEF年复一年地努力着,希望对他们的资助能让他们在黑暗之中看到点点星光,由此获得些许的温暖和力量。


陶嘉资助的邵同学,

这孩子现在骑单车上学 要骑1个半小时,住房也很破。



去年陶嘉资助的2年级男孩,父亲病故,母亲改嫁,

由爷爷奶奶抚养。他的这小段文字写见到妈妈的情景,

实在让人心酸


今年5月,陶嘉重上朝圣之路,继续为贫困学童募捐。他从去年停步的法国小城卡奥(Cahors)再踏征程,向圣雅各行进。出发首日,他贴出了原创《不忘初心》,我的朋友圈随即被刷屏了,从上到下都是《不忘初心》,满屏的爱心在追随。为了更好地跟朋友们交流沟通互动,陶嘉建了3个圣雅各朝圣之路跟踪群,合计上千来自世界各地的群友,其中有他的老乡、同学、老同事、南大校友、巴黎的相识、去年的捐款人、OCEF的义工、虔诚的基督徒,还有很多新结识的热心公益、愿助陶嘉一臂之力的朋友。陶嘉一边行路,一边在群里实时分享沿途的如画美景,叙述遇见的朝圣者的点滴故事,更新捐款情况和数目,回答群友各种提问。陶嘉虽是独自在路上,但他”吾道不孤”,背后有上千人的微信啦啦队支持他,鼓励他,转发他的游记,打赏他的文章,一路红包雨为他加油。我想,像陶嘉这样,一个拥有千人啦啦队的朝圣者,应该是这条古道上的独一人吧。陶嘉的善行义举,同时也感召着他的追随者们,他们为了山区里的孩子们,力所能及地奉献自己的时间、精力、和金钱,有的志愿成为三个跟踪群的管理员,不辞辛苦地在各个群里转播陶嘉拍的照片及群里的对话,有的制作视频、音频、相册,有的每天播放美丽动听的音乐歌曲,有的在病中依然默默关注。一位居住香港的渊明先生,专程飞到法国,陪伴陶嘉走了一个星期,路上对陶嘉悉心照顾,尽力帮他打点衣食住行。我的高中同学卫平(也是陶嘉的同学),读了陶嘉的文章之后,感动不已,不仅立即慷慨捐款,还申请成为OCEF的义工,管理国外捐款人向OCEF直捐美元的捐款记录。来自纽约的陈建德先生,自去年起,已向OCEF直捐了三次,他曾作为上海知青在贵州生活过十几年,对那里有份特别的感情,非常想帮助贵州山区里的孩子们,陶嘉的朝圣募捐成就了他的心愿。还有许许多多的捐款人,包括一些路上时而相遇的朝圣者,客栈的服务员,有的免去陶嘉的餐费,住宿费,有的捐出欧元,各种方式,一分一厘都是爱心和情谊。陶嘉的朝圣助学路,是爱的纽带,受益的不仅是一边国内边远山区的学童,另一边无数善良之人因为爱心有了去处,善愿得以实现,也倍感欣慰。


陶嘉和渊明在路上

陶嘉在路上,拍了几千张照片,留影了沿途的名胜古迹,法兰西和西班牙的风土人情,秀美的田园和城镇,宏伟的教堂,幽静的修道院,巍峨连绵的比利牛斯山脉,壮丽的桥梁,他每天都为我们带来令人陶醉的视觉盛宴。然而最打动他的不是美不胜收的风景,而是他遇到的人以及他和他们之间的故事,有的温馨暖人,有的荡气回肠,这些故事他都一一记录在他的美篇文稿中。陶嘉说,这条朝圣路上,让他感受最深的是熠熠生辉的人性,他将受益无穷,终生难忘。我想,对跟随他脚步的无数同道者而言,何尝不是同样的感受!这不正是这条朝圣之路的意义所在吗?人本性中,有神性的部分,也有兽性的部分,人与动物的不同,在于人渴望提升自己神性的一面。古往今来,朝圣之路之所以吸引了千千万万前赴后继的朝圣者,正是因为他们渴望被救赎,渴望灵魂提升,渴望体会善的力量,渴望感受神的存在。从这个角度看,陶嘉他得到了,用他自己的原话讲:”我本一无所有,而今满载而归"。


陶嘉于比利牛斯山

行文至此,陶嘉在烟雨蒙蒙中抵达了最后终点 - 西班牙最西端的大西洋海边的”天涯海角”(Fisterra),这之前4天,他到达了朝圣之路目的地圣雅各,把朝圣助学路划上完美的句号。此刻他带着胜利的喜悦,在归家途中。我作为他的同学和朋友,作为OCEF的义工,心中充满了感激和感恩。去年15天和今年72天,陶嘉告别妻儿,背着13公斤的背包,多半时间走在烈日酷暑中,上坡下坡,翻山越岭。路之艰辛,对体能和意志都是考验和挑战。然而他一步步地走下来了,在朋友们的鼓励声中,他走完了法国境内的700公里,翻越了1400米高的比利牛斯山,接着又走完了西班牙境内的900公里,期间写了近50篇日志,一步步艰辛透过笔尖演绎出精彩、动人和美善的情怀。陶嘉走完这一程后捐献¥35万元给OCEF,加上去年的¥8万,两年合计¥43万,了不起的善行壮举!祝贺陶嘉完成了使命,感谢他的支持者们一路的陪伴!

路有终点,爱无疆界!


陶嘉的妻儿在他临行前在贝壳内侧画的画


陶嘉到达圣雅各


陶嘉在终点"天涯海角"零公里处,大西洋海边,

西班牙最西端,欧洲大陆尽头


附:

1)陶嘉美篇日志

2)陶嘉朝圣之路第一程(2016)善款用途汇报


作者:Fangqi

编辑:武文娟

微信编辑排版:莫雅媛





关于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OCEF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Overseas China Education Foundation), 简称 (OCEF)于1992年创立,为美国联邦税务局认可的501(c)(3)免税的非营利组织。OCEF是一个非政治性、非宗教性的独立民间慈善机构,其唯一宗旨是促进中国教育均衡发展,专注于提高贫困地区教育质量以及帮助贫困学生完成基础教育。OCEF主要依靠义工运作,超过95% 的善款都用于资助中国乡村教育。二十五年来, OCEF的运作费用只占募捐款的 5%以下。



Overseas China Education Found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