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怀念周本初先生

新闻动态

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惊闻我最尊敬的良师益友、科研合作伙伴、我在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OCEF)负责工作期间的长期搭档周本初先生(当时担任副会长和秘书长)在美国加州于2021517日以85岁高龄与世长辞的消息,不胜悲痛,夜不能寐。想起过去长期与周先生的交往,在OCEF助学慈善事业和自己的超导材料科研方面与他共同合作的宝贵时光,思绪万千,热泪盈眶。希望在此借一短文,与大家分享追思反映周先生的优良人品,信念,风骨,和精神的点点滴滴。


       还记得与周本初先生第一次相识是在1998年休斯顿的一次侨界聚会上。就是这第一次相逢,他极力鼓励和说服我抛开一切顾虑,站出来担任基金会会长。当时基金会的名称是中国教育救援基金会 SOSCEF),在经过最初六年的起伏发展后,由于当时在美国和加拿大的三四十名义工分散在美加各地,工作效率较低,已经难以找到人愿意出来担任基金会会长了。 基金会内部也展开了是否要将基金会继续下去还是解散的讨论,形势相当悲观。在这个难以为继的关键时刻,基金会绝处逢生,奇人出现。他就是我们的周先生。当时已过花甲之年,怀有一颗对祖国的赤字之心的周本初先生加入了基金会,他使用了他在休斯顿的老侨中的人脉,动员了一批老侨(主要来自台湾香港)加入了基金会成为义工。在他的鼓励下,当时担任休士顿北大校友会会长的我看到了基金会极有可能在休士顿新侨和老侨的共同努力下,以社团发展的方式壮大,给基金会的发展带来一个新的春天。正是周先生的大力支持和鼓励坚定了我的信心,答应站出来承担会长的职责。现在回忆往事,可以毫无夸大地说,没有当年周先生挺身而出,力挽狂澜,把休斯顿的众多的老侨新侨汇集到基金会的队伍里并开辟新的社团运作方式,就不可能有OCEF1998年的三十来名义工,一年只能募捐到几千元的艰难局面,最终发展到基金会今天义工遍布美国各地和中国,每年能募捐到近百万美元的兴旺情景。可以说,没有周本初先生,就没有基金会的过去二十年和今天。


       记得在接下来1998年底筹备成立OCEF休斯顿分会和OCEF总会下一届理事会的日子里, 我们休斯顿义工经常在周先生家里开会,他家俨然成了OCEF的大本营。下面的照片是当时大家开会的一个令人难忘的情景,周先生由于科研,基金会的事务两头忙,有时忙到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只能在大家开会的时候匆匆忙忙扒上两口充饥。大家可以体会到当时已经六十多岁的他是如何献出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来为OCEF的事务操劳的。



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的休斯顿义工们于1998年12月7日在周本初先生家里开会,讨论组建休斯顿分会的各项议题。中间坐着正在吃饭者为周本初先生


照片1: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的休斯顿义工们于1998127日在周本初先生家里开会,讨论组建休斯顿分会的各项议题。中间坐着正在吃饭者为周本初先生。



1999年一月休斯顿分会成立,周本初先生担任分会的副会长和基金会会总会副会长。从2001年到2005年,周先生担任基金会的秘书长。在19982005这六年里,所有理事会的会议内容几乎都由周先生亲笔记录。基金会发布到各中文报刊报道基金会活动和成果的文章,也几乎都出自周先生之手或由他最后校正,真是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在周先生的夜以继日的付出和全体理事的共同努力下,OCEF在休斯顿的会员和义工人数迅速扩展,举办了一系列募捐和社团互动活动,其中以199958日举办的有八百人参与的募捐活动殷承宗钢琴独奏会2001624日举办的有六百余人共襄盛举的董事会成立募捐晚会尤其突出(照片见下), 这两次活动的募捐和其它收入共计约55千美元。在休斯顿华人社区都引起了不小轰动。


1999年5月8日举办的“殷承宗钢琴独奏会”后合影:从左至右:基金会财务长周琪,会长梁敢,副会长周本初,钢琴家殷承宗,基金会顾问许华章


照片2199958日举办的殷承宗钢琴独奏会后合影:从左至右:基金会财务长周琪,会长梁敢,副会长周本初,钢琴家殷承宗,基金会顾问许华章




基金会秘书长周本初在董事会募捐晚会上致辞


照片3:基金会秘书长周本初在董事会募捐晚会上致辞。



周先生做事从来都是想问题周到理性,待人谦虚,从不高声大声说话,善于聆听别人讲话,对年轻人循循善诱,站在对方的立场上看问题,真是一位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与他一起工作过的年轻义工们,都深深体会到他是一位可亲可敬的长辈。与这样的长者一起工作,非常愉悦,是人生的一大幸事。他同时还是一个原则性非常强,坚持底线不可逾越的有坚强理念的人。在他担任OCEF副会长和秘书长期间曾经遇到一些事情,他为了坚持基金会的理念和规章制度,绝不向任何与基金会理念不符和违反制度的做法妥协,甚至宁愿付出某些VIP捐款人流失的代价。事实证明,他的这种为理念坚持原则的不屈风骨,是基金会长期持续健康发展的必要保证。


周先生是一个有大慈大爱之心的人,特别是对祖国贫困地区孩子受教育的关爱。我经常听到他说的一句话就是勿以善小而不为 勿以恶小而为之他参加基金会的信念正是如他在1999年出版的休斯顿分会通讯创刊第一期他写的发刊词所述:我们大家皆深明了,人的一项基本权利即为受教育的权利,若不幸因任何原因而失去此一权利,他们在社会上生存必很艰难,发展更属不易。教育关系人民基本权利及国家社会百年大计。但愿十年后,中国土地上再没有任何一个贫困孩子因贫困不能入学。他不仅花费大量精力和时间来协调运作基金会的日常工作,而且使用自己的杰出才艺为基金会募捐做出贡献。他不仅是一位杰出的材料科学家,而且是一位有卓越成就的的业余书法家。2001421日到30日,他为基金会举办了一场周本初书法义卖展。书法展非常成功,展出的三十多件周先生的精美书法作品全部卖出。他将义卖的净收入$3200全部捐给基金会。


在2001年4月举办的“周本初书法义卖展”上合影。前排左一为书法作品作者,基金会副会长周本初博士,前排左三为画家,书法展场地提供者,基金会顾问王绮女士


照片4:在20014月举办的周本初书法义卖展上合影。前排左一为书法作品作者,基金会副会长周本初博士,前排左三为画家,书法展场地提供者,基金会顾问王绮女士



周本初先生的一生都拥有一颗热爱祖国和中华民族的赤子之心,并奉献了一生精力来帮助她脱离贫穷落后,发展富强。他在祖国饱受战乱的三、四十年代生长于大陆,后迁徙到台湾,再留学美国,亲眼看到饱受战争蹂躏的祖国的满目疮痍,因此他立下了一生为祖国富强和中华民族幸福奋斗的信念。他来美半个世纪,70年代一腔热血投入在美华人的保钓运动,维护祖国领土完整。90年代起,他不遗余力的为祖国农村的贫困儿童受教育贡献全部精力,后来又回到中国吉林大学教书育人七、八年,为中国的高等教育贡献力量。他用自己持久不懈的,前后一贯的信念实现着自己的年青时就立下的一生愿望。他的这种坚韧不拔的意志和气魄,令人动容,钦佩不已。


我觉得我本人和周本初先生特别有缘分,这也许是天意。我们不但在OCEF难以为继的关键时刻相遇,而且彼此一见面便一见如故,都有做一回最佳搭档,把OCEF发展壮大,帮助祖国孩子们受教育这一大事办好的强烈意愿。有趣的是,在后来在交往中竟发现我们是老乡,两人的老家是江西省吉安市所辖下的两个相邻的县:吉安县和永新县。第一次知道这点时,真有些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感觉。再者,第一次相逢还发现我们俩的科研领域竟然是同一领域,都是高温超导材料的研发和技术应用。这一发现立刻使我们俩产生了互相合作研究超导材料的愿望。1998年,当时周本初博士正在世界著名超导物理学家朱经武教授主持的休斯顿大学超导中心做研究员,正在研究一种用他独创的光辅助化学气相沉积法来制作最优异的带状高温超导线材,与我当时正在研究的另外多种高温超导材料有些共同点。于是我们立刻动手,由周本初执笔作为主要研究者,我作为合作研究者,加上周先生在休士顿大学研究团队的主要负责人一起,三人共同向德克萨斯州高等教育局提交了一份研究经费预算达35万美元的为期三年的研究计划,研究的正是用周先生独创的光辅助化学气相沉积法来制作优异的带状高温超导线材。这个研究计划成功地获得了批准。为此,我与周本初先生合作研发了超导材料三年。周先生在高温超导材料研究上的高超水平给了我在超导材料方面的研究宝贵的帮助,特别是在周先生的帮助联系下,我多次在休士顿超导中心开展实验,并与超导中心其它的研究者进行了果实丰硕的合作。周先生对我在科研事业上的帮助我将永志不忘。


      周先生令人难以忘怀的事太多,难以在此一一叙说。回忆起与周本初先生共事的点点滴滴,令人对他的教诲和帮助感恩不已,对他的人品钦佩不已。他不是完人,但他是我遇到的最具有前后一致信念的,心中充满大慈大爱的,对自己的民族无比热爱的,对后辈和同仁全心全意关怀和帮助的,人品崇高的谦谦君子和科学家。能与周先生相识和共事多年,克服了OCEF助学慈善事业上的一个又一个的困难,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成果,真是三生有幸。人生能得一良师益友如本初,此生足矣!


      愿周本初先生在天堂安息,我们永远怀念您!


梁敢敬挽





昨天惊获周本初先生去世的消息让我心情一直不能平静。我在前两年跟他通电话时还答应有时间去加州看望他,可是没想到他就这样怱怱离开了我们。
我认识他是在1999年海外教育基金会创办初期,那时候他是基金会的秘书长,在休斯顿各个社团都非常活跃。在很多华人社区的活动常常能见到他的身影。当时基金会开会没有场地他家就成了我们开会的根据点。记得我们常下了班直接去他家开会,特别是冬季天黑的早,到了他家又冷又饿,他给大家提供热茶和点心招待。基金会的任何大的决策都少不了他。他不但是个超导科学家还是个书法大师,我家里至今珍藏着他的书法作品。他退休后离开了休斯顿去了中国长春继续为祖国的超导科技事业作贡献。退休后留在了加州跟儿子一起生活,我们的来往就此中断了。但有一天我突然收到了他的Email 希望与我通电话好好聊一聊,我当时特别兴奋给他打了电话,我们在电话上谈了半个多小时,电话中他提到非常怀念在休斯顿朋友。没想到这是我们最后的通话。周先生是我所认识的最值得尊重和敬佩的台湾老华侨之一。我们为他的去世表示沉痛的哀悼,我们永远怀念他。
—宋丽珍敬挽

       昨天惊获周本初先生去世的消息让我心情一直不能平静。我在前两年跟他通电话时还答应有时间去加州看望他,可是没想到他就这样怱怱离开了我们。

我认识他是在1999年海外教育基金会创办初期,那时候他是基金会的秘书长,在休斯顿各个社团都非常活跃。在很多华人社区的活动常常能见到他的身影。当时基金会开会没有场地他家就成了我们开会的根据点。记得我们常下了班直接去他家开会,特别是冬季天黑的早,到了他家又冷又饿,他给大家提供热茶和点心招待。基金会的任何大的决策都少不了他。他不但是个超导科学家还是个书法大师,我家里至今珍藏着他的书法作品。他退休后离开了休斯顿去了中国长春继续为祖国的超导科技事业作贡献。退休后留在了加州跟儿子一起生活,我们的来往就此中断了。但有一天我突然收到了他的Email 希望与我通电话好好聊一聊,我当时特别兴奋给他打了电话,我们在电话上谈了半个多小时,电话中他提到非常怀念在休斯顿朋友。没想到这是我们最后的通话。周先生是我所认识的最值得尊重和敬佩的台湾老华侨之一。我们为他的去世表示沉痛的哀悼,我们永远怀念他。


宋丽珍敬挽



Overseas China Education Foundation

感谢您的支持!

2021春小学生1对1选择结束。
2021春初中生1对1选择结束。2021春高中学生1对1选择结束。

@Sep 27, 2021 5:40 am CDT

Find us on

Facebook Group: 17427138199 Facebook Page: 241800075979 Linked In Group: 50112 Twitter: OCEForg External Link: oceflib.blog.sohu.com
旗帜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