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EF义工与您面对面——林霖

新闻动态

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期的义工面对面讲的是义工林霖的故事!

在OCEF我收获得很多,永远多于我的付出,在OCEF的义工经验让我成长成熟,也让我快乐。

——林霖

为何加入OCEF?

林霖:理由很简单。与许多义工一样,因为从小在农村长大,亲身体验过农村的生活,于是从山里出来后希望能够为农村的孩子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我妈妈是一名民办教师,记得那个时候,整个村庄只有我妈妈一位老师,孩子自带椅子来村里的礼堂上课,分成两个班级,一年级与二年级。如果是阴天,黑板就看不清楚了。经常有小孩因为各种家庭原因而缀学,妈妈就上门去做工作。我有幸95年来美留学,97年顺利地找到了工作,觉得特别地幸运,拿到工作录用通知书时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么多的钱啊!工作不久后我开始在网上寻找帮助中国乡村教育的慈善机构,在97年底时看到了SOSCEF (OCEF的前身)网站,于是发了一封试探性电子邮件,没有想到马上就收到了回信,特别兴奋,心想回应这么快,应该挺靠谱的。于是决定进一步考察。其实不久以后,基金会因为人力紧缺发生了危及,濒临倒闭,幸好梁敢教授挺身而出,连任了好几届的会长,基金会才“起死回生”。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读一下OCEF的历史。


其实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换成“为何还呆在OCEF”更有意义。很多人也许由于一时感动,或者冲动,加入一个组织,然后一段时间后发现与原来想象地不一样,渐渐地就没有了热情,于是淡出了。我能够一直坚持呆在OCEF是因为觉得这里真的是一方净土,基金会的任何决定无论大小均以乡村孩子的利益为重,不忘初心,坚持基金会的唯一宗旨。理事会与执行委员会把维护基金会的可信度与名声放在首位,不允许任何人利用基金会谋取任何形式的利益,如有蛛丝马迹立刻“斩草除根”,说得通俗的是“眼睛容不得一粒沙子”,所以期间也有好几起“fire”义工人员的事件发生。美国的慈善机构运作费用(Operation cost)平均为15%, 而OCEF一直控制在5% 以内, 也就是说如果你捐$100,$95用在了孩子身上。我在基金会近20年,没有见过一次OCEF提供的免费聚餐。不但如此,很多活动费大家都自己主动cover。坚持呆在OCEF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我在这里的收获永远大于我的付出。这一点,我下面再详细回答。



☆参与OCEF的第一个项目是什么?

林霖:参与OCEF的第一个项目是负责OCEF的邮箱与会员服务Membership Service。那时候(1998年),网络没有现在这么方便,捐款大多数是通过支票寄来,与会员的交流也是通过邮局信件。我自己掏钱在家附近的邮局租了个信箱(PO Box),作为OCEF的官方地址,每两周去取一次信件,负责回复信件。经常邮箱是空的,偶尔会收到一些小数额的支票。记得有一次收到一位从加州邮来的500美元,欣喜若狂,立刻手写一封超长篇的感谢信。这样一直做了近两年直到基金会更名并重新在休斯敦注册,于是把信箱移到了休斯敦也就是现在的PO地址。


☆记忆最深刻的一次义工经历?


林霖:最深刻的一次,很难选。2014年回国探亲,顺便走访了OCEF资助点简阳市武庙乡,第一次零距离接触我们受助的孩子与家庭。因简阳离成都不远,交通方便,乡镇的整体面貌很不错,不少农民盖了好几层的楼房,山间还正在修建避暑山庄。但是这些与后来家访所看到的情况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我们的受助生大多数是家里老弱病残没有劳动能力。印象最深的是一家四口人,年过八旬的曾祖⺟,双目失明的外公,患有羊癫疯的母亲,和当时二年级在读生孩子,依靠政府低保来维持生活。这些群体是被社会忽略的弱势群体,他们住在山腰里,埋没在杂草树丛里。我以为我去看望他们时,会听到许多的诉求与埋怨,然而恰恰相反,那一天,我感受到的是他们的热情,对美好生活的渴望,父⺟对孩儿的爱和期待,老师对孩⼦的关爱,还有八旬老奶奶的坚强。也许这世界有太多的不公平和不完美,甚至有的让人感动绝望与无助,但是只要心中有爱就有希望。那次经历,让我再次感受到了爱的力量,也让我更加珍惜我的所有和身边的亲⼈。我希望OCEF能够把这个⼒量永远传递下去,帮助到更多的小孩。



☆不为大多数人所知的义工趣事?


林霖:不为大多数人所知的,好像没有。不过我想在这里做个小小的宣传。也许不是很多人都知道,OCEF促成了好几对美好的姻缘,一次梁敢前会长亲自回国做媒,穿针引线。所以年轻的单身朋友们,这可是一举两得的好机会哦。


☆作为义工,最希望在OCEF收获什么?


林霖:在OCEF我收获得很多,永远多于我的付出,在OCEF的义工经验让我成长成熟,也让我快乐。举几个例子:

1)初期向周边朋友宣传捐款时,总觉得不好意思,开口要钱是件很难为情的事情,特别是被拒绝时会很难过。 后面慢慢地明白,我们所做的事情不光是帮助国内的孩子,也是给志同道合的人们提供一个实现自己愿望的平台,人各有志,我们不可能愉悦每个人,不支持的也不一定是反对我们。于是慢慢地学会放宽心态,接纳不同的想法,理直气壮地去要钱。

2)满足感 - 通俗地说:觉得自己还有点用,很高兴。芝加哥小组2014年成立,现在也算OCEF重要的地方组之一,给OCEF推荐了不少骨干义工。最得意的就是现任会长沈中,他因为我们在瑞华中文学校宣传而结识了OCEF,后来成为OCEF的顶梁柱。

3)归属感 -  通过OCEF,认识了许多当地与远程的好朋友,每次需要帮助时都有朋友挺身而出,他们的支持与肯定让我感动。与这么一群单纯可爱的朋友在一起,觉得特别安全,轻松与愉快。 从他们身上学到了爱,宽容,坚持与智慧。这么多年以来,这些朋友与OCEF一样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不可缺少的一份子。



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OCEF)过去二十三年中一直坚持草根路线,以低于5%的运营费用、每年近200多人的义工服务完成了许多资助项目,迄今为止,OCEF为900多所乡村学校捐赠图书50多万册,并建立图书室。直接资助中小学生近五万人次。据不完全统计,这些受助学生中有近700名最终得以进入大学深造。仅2015一年,即有2679人次获得助学金,191名大学新生获得奖学金,13名教师得到资助,近300名教师接受了阅读培训,1000多名学生受益于网络课堂,200多名学生参加了暑假夏令营,10多所学校的校园硬件条件得到改善,由OCEF义工为农村学生编辑的《乡村少儿》杂志发行了1300册。

微信号公众号:OCEF


Overseas China Education Found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