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EF一线采风——种子教师阅读研习营

新闻动态

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编者按

这个夏天,OCEF 不光为孩子们举办了夏令营,也为一批种子教师们举行了种子教师暑期阅读研习营。为了给孩子们提供高质量的教学,老师们也聚在一起,互相学习,相互交流,为了让孩子们能明白阅读的重要性,掌握阅读的方法以及养成阅读的习惯。

让我们一起和笔者马南一起,感受一下老师们热情满满的研习营吧。

小编——郭艾娜

OCEF第四届种子教师暑期阅读研习营 随笔

马南

又到月圆之夜。上个月还看到的是从寂静的共丰村山尖爬上来的一轮玉盘,今天看到的已经是繁华的大银川高楼丛中露出脸来的满月。

和最后一拨老师从西夏九小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他们是为OCEF第四届种子教师暑期阅读研习营后三天磨课来进行准备的。 经过不断地跟进和培养,OCEF已经有不少具备经验的一线教师成为了我们的初级班讲师。虽然已经开了两天内容充实的大会讲座,可这些老师们仍不知疲倦,昨晚参加校长工作坊讨论了如何推广阅读的理念和方法,今晚还来集体备课。


投入讨论的教师们

我所在的组里,两个多小时,作为讲师的来自河南栾川的陆老师特别细致耐心地带领组员确定磨课的文章和方式。来自宁夏一个边远村小的倪老师,因为没带过高年级阅读,心里很忐忑,陆老师就一篇一篇文章和她一起进行分析,该怎么进行诵读。

尽管已经八月中旬,今年的厄尔尼诺让避暑之地的晚上还异常闷热,没有空调和电扇,只偶尔有一点点风穿过教室,没有人抱怨,磨课的老师们投入地在分享,在倾听,在思考。汗水已经打湿了他们的后背,我有点儿发呆。想起昨天在工作坊分组讨论时问他们的问题:既然这种阅读课并不是应试教育体系内的课程,老师们也不会因此增加补贴,为什么还愿意做?一位校长说:还是需要一些情怀的,因为我们认识到这件事可以帮助孩子们,就去做了。另外一位老师补充说:因为这样的阅读最终可以提高孩子们的语文成绩,所以坚持做了。然后有位女老师很幽默地说:一旦爱上,根本停不下来

返回住处的路上,和陆老师探讨着怎么做好刚才备课中的一首岑参的塞外诗的诵读课。之后我又提前昨晚的问题,我衷心地赞美他们的情怀,陆老师有点羞涩又有点调皮地歪着头笑了,说:“想想也是,要不然为了一堂课要准备四天,没点坚持也做不下来。还是因为看到孩子们喜欢和需要,才有动力一直做。”可爱而真实的陆老师。这两天下来,我了解到,有些学校不但语文老师在做,感兴趣的其他科目的老师也在积极参与;有些老师因为阅读改变了自己的喜好甚至行为风格;多数孩子因为上新式阅读课变得懂礼貌,所以古人的“知书达礼”不是随便说的。我还知道这次有老师在手术伤口还未痊愈的前提下就来上台做讲课示范,有老师带病跋涉长途来观摩。我突然觉得自己做的繁琐的会务工作也变得有意义起来,照顾好他们的饮食住宿也是一种间接的贡献。


来自各地的老师们聚在一起

突然很想感谢我的父母和老师们,在我青少年时期,从未限制我的阅读,甚至给了我很多阅读的机会,也感谢那些借给我书的同学们,也感谢自己。

家里那本被翻烂的介绍中华之美的《祖国》至今还被重新细致粘贴地保存着,我甚至记得封面的细节以及里面大量的信息;不爱睡午觉的我,每天中午从后面张耀同学那里顺来他借的武侠小说快速翻读以便他能及时归还;初二的暑假从父母所在的研究所图书馆借来的中华书局出版的繁体竖版无句逗反切注音的《史记》;还有之后的很多暑假读那种旧旧的黄黄的巴尔扎克,雨果,高尔基,凡尔纳,还有厚厚的毛选,鲁迅全集;作为工程师的爸妈掏了1/8的工资给我们订了大量的文学刊物,每个月会读好几部中长篇小说,比如张贤亮的《绿化树》,路遥的《人生》和《平凡的世界》,几乎读遍了八十年代的经典小说,虽然内容大多早已模糊,可咀嚼名家文字时候的快乐不会忘记;是琼瑶阿姨的作品让我对唐诗宋词更加感兴趣,一套精装版的《唐宋词鉴赏辞典》上册是爸爸省的出差费送我的,下册是时隔七年后哥哥工作后作为礼物补给我的,那些灯光昏暗的夜晚,我有时候就在家里的卫生间一篇篇地读“西风残照,汉家陵阕”,或者是“飞红万点愁如海”;高一上课偷看肖复兴的《早恋》,体会别人的青春萌动,高三高考前历史课上重温三联版的《鹿鼎记》,倒让一直不喜欢的清朝历史鲜活起来,还有同桌杨光同学帮我在各个笔记本扉页上用钢笔画的韦小宝,可惜后来笔记被借走了,这些画再也找不回来了。


认真交流着的老师们

有点停不下来的节奏,私人阅读史喧宾夺主。

只是想说,阅读虽然不一定改变命运,但肯定可以改变阅读者的精神生活品质。所以,格外地要向这些有情怀,有热爱,有坚持的在非城市的中小学身体力行推广阅读的人们致敬。

你们带着孩子们读过的一首诗,一阕词,讲过的一本绘本,一部小说,都会成为孩子们心中美好的记忆,甚至埋下了种子,在未来生根发芽。



OCEF教师培训夏令营工作人员及培训师合影


加入我们吧

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OCEF)过去二十三年中一直坚持草根路线,以极低的运营费用、极多的义工服务完成了许多资助项目,迄今为止,OCEF为900多所乡村学校捐赠图书50多万册,并建立图书室。直接资助中小学生近五万人次。据不完全统计,这些受助学生中有近700名最终得以进入大学深造。仅2015一年,即有2679人次获得助学金,191名大学新生获得奖学金,13名教师得到资助,近300名教师接受了阅读培训,1000多名学生受益于网络课堂,200多名学生参加了暑假夏令营,10多所学校的校园硬件条件得到改善,由OCEF义工为农村学生编辑的《乡村少儿》杂志发行了1300册。

微信号:OCEF

Overseas China Education Found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