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门行 -- 高雷

OCEF News

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查看更多支教项目相关

打从去年秋天开始给柴门中学上英语口语课起,我和Lily就一直在商量,说什么时候结伴儿去一趟柴门,今年快入夏的时候总算把回国的日子定下来了。我们约好先不告诉孩子们,想给他们一个惊喜。

伏笔倒是早就埋下了——上学期有一课课文讲的是交通工具,我出的口语练习就是给老师设计如何从美国到柴门中学。 孩子们显然对国门以外甚至是柴门以外的世界缺乏感性认识,他们给我指定的路线开头都很笼统:从美国坐飞机到中国然后,从北京坐火车或者坐飞机到兰州!大多数同学兰州也没去过。然而一到会宁,旅途便开始变得丰富多彩起来:

你坐公共汽车,到柴门需要二十九分钟!

你等着我们骑自行车来接你,你可以坐后面,也可以坐前面!

曹彦刚家有驴子,到时候拴挂驴车来接你!

最后博采众长制订了最佳旅行方案,会宁到柴门这一段当然是坐驴车!

那天,我和Lily真的就从美国坐飞机到中国,然后从南京坐飞机到兰州,直到从兰州出发疾行在这条高速公路上时,我们才觉着这一天真的到来了!

 

 

 

瞧瞧:定西,平凉,白银,天水,全是戏文里头的地名啊!

 

 

高速路近旁的绿化还只能算是差强人意,远山则大多是一片土黄,不见一点绿色。

一路上我的班主任赵老师和Lily上学期的班主任王老师不断打来电话询问,因为通话质量不好,Lily的女儿接第一个电话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爸爸打来的,DaddyDaddy短地用英文聊了好一会儿,其实电话那头是会宁口音很重的王老师,也不知他们是怎么聊的!几个小时以后我们终于见到了会宁!

 

 

 

一下高速公路,迎接我们的首先是一群闲庭信步的羊!J

 

然后见到了已在公路出口边等候多时的王老师。跟着王老师他们那辆车,我们一路颠簸着,顺利地到达了目的地柴门中学!

 

 

这大门,够气派,比我们想象得雄伟多了!往门里一瞧,那阵式惊得我们赶紧从车里跳下来。

 

孩子们已经列队在门口等候多时了,这是八(1)班的孩子们。

 

 

 

Lily和她的小助教终于与上学期她教的九年级的同学们会师了!

 

九年级的孩子们中考结束已经放假了,他们都是专门从家里赶来的。看杨校长和王老师开心而忙碌的背影。看Lily养眼的侧影(这可是和Lily出行的一大乐子,但似乎得另文专述了)!

 

 

终于见到了我的赵老师和她的小冬冬!冬冬不知道,他在好视通里那奶声奶气的一句高老师你什么时候来呀?触到了我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彼时的我真可谓是恨不奋飞啊!赵老师的丈夫梁老师也在柴门中学,是个秀才兼多面手,也是我们OCEF的得力助手。他们孩子小,两口子的工作又必须住校,每天从早忙到晚,非常辛苦。而赵老师却总是那么气定神闲,不疾不徐、认认真真地做着每一件事,我们这一年的合作非常愉快!

 

 

这排房子是办公室和老师宿舍,近有花坛,远有大山。我们在会议室听杨校长介绍情况,喝了刚泡好的热茶,水还挺甜(后来我们才知道,这里不仅没有自来水,连井水都没有,吃的用的都靠水窖储存的雨水和抽上来的黄河水)。看时间过了十二点,杨校长大手一挥:走,吃饭!

 

这是新建好不久的食堂(站着的是梁老师),里面的漂亮桌椅都是OCEF赞助的!

干净整洁的灶台餐具

 

开朗利索的做饭阿姨。

 

再给添两碗米饭! Lily在作顾盼状J

丰盛的午餐,心满意足的食客。

 

高老师变饕餮,冬冬看傻了!

 

 

网络课堂的教室就在食堂边上,我们可算回了!

 

 

网络课堂的墙报很漂亮,无论是画作还是手工都很精致,还有我在照片上看过无数次的同学们给我做的圣诞卡!

 

在得知同学们午饭后的1:00-3:00是自习时间后,我和Lily真是喜出望外——我们就是带着讨一节课上上的宏愿来的啊!赵老师体贴地告诉我,这两节课的时间都归我了!

 

 

八(1)班!早在那儿守候的学生们没让我走后门,而是几乎架着把我拥到前门,我料到这门里可能暗藏玄机—— 仔细看门上那几个气球!我一脚迈进去,门上趴着个大孩子地一声把气球捅破,里面五彩的亮片纷纷扬扬地落了我一身!

 

 

 

赵老师告诉我,这几天她可是憋坏了,又想告诉学生们我要来,又答应了我要保密。最后她跟孩子们说:过几天可能有个人要来!

我可爱的小脸红扑扑的孩子们!

他们给我画上了翅膀!其实,正因为有了他们,我心才飞翔的啊!

 

 

我满心期冀的突然出现在教室里的那一幕终于没能实现,孩子们早已给我准备了精心制作的礼品。我问怎么知道来的是我,他们众口一词地说是听班上那个外号叫算命先生的同学说的,再问这位算命先生,他摇头晃脑故作高深地说:天机不可泄露!(我怀疑,是我们组织内部出了问题,果然,后来这个南姓叛徒终于被我捉拿归案!)

 

坐在倒数第二排最左边的曹彦刚显得有些不安,因为老师到了也没坐上他家的驴车。其实为了把驴车弄过来他还真是想了好几个方案。下课后他问我:老师,要不我骑自行车带上你去兜一圈?

同学们给我准备的礼物真可谓五花八门,有自家树上摘的杏儿和野樱桃、自己绣的小鞋垫儿、纸做的手工、自家种的小米、还有各色各样的零食和小玩意儿,有个孩子专门从家里抱来这只戴着项链的小花猫!

 

 

 

 

我美美地、痛痛快快地、酣畅淋漓地、在教室走过来走过去地上了一节口语课!——还是面对面舒服啊!我和孩子们边上课边互诉衷肠,边互诉衷肠边上课......

这个小记者拍了无数张照片。

 

 

孩子们一致要求我表演节目。我一回国就重感冒基本失声了,可哪里还顾得上那许多!冒着毁三观的危险,我捏着嗓子给他们唱了一段京剧,立时把他们都唱愣了——也许是觉着教英文的老师唱京戏太令人纠结,也许真的是唱得太难听了?!我赶紧说:我们来学唱英文歌儿吧!

正学得带劲儿,Lily老师过来了,孩子们就高声唱着问Lily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long time ago? ……

…….

 

看出来最左边的和坐着穿校服的这俩小帅哥是一对儿双胞胎吗?如何辨别我们有神器的!

 

两小时飞快地过去了,孩子们该上正课了,我们也正好利用这个时间去走访几家接受OCEF赞助的同学家。

Lily和女儿跟着王老师踩着土路走在前面,看Lily的步伐多么沉稳!

 

我跟在后面一路随意抓了几个街头小景:

 

这户老奶奶是专门住在镇上照顾孙女生活的。学校一顿中饭是五块钱,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销,自己做饭吃可以节省不少。他们住的这家房东照顾他们困难没有收房租,老奶奶平常就帮他们照看一下院子,大家的日子过得虽然简单却挺温暖。

 

 

几乎每户人家都有这样的太阳灶,王老师是热心的解说员。

 

 

炕上颜色很鲜亮,小助教的笑容也很靓!

 

孩子的爸爸告诉我:左边那个是华主席!(我后来总算说服他相信那是周总理!)

 

 

这就是水窖,当地人赖以为生的水源。水是这么打上来的。

 

 

路边的胡麻。

 

 

在回学校的途中行至这片玉米地,Lily的高跟儿鞋在这窄窄的田埂上经受了空前的考验!只听她发出轻声的惊叹,但并没有丝毫的慌张。她摇曳着,双手舞蹈着,始终保持着她一贯的优雅。

 

 

胜利在望!

Lily 注:我那天踩着高跷走在窄窄的田埂上,听着脚步噼啪噼啪响… …. 彼时全然没有哼一曲乡居小唱的浪漫,一心只想着千万千万别失足落入“深渊”!摔个狗啃泥事小,落个外来教师不接地气的笑柄,多有损俺们OCEF的国际形象啊!幸好,纵然一路险象环生,却始终没有发生坠崖事件,总算安全抵达终点。我也很想借机吹嘘一下自己出众的平衡能力是来源于多年的舞蹈训练云云,但其实 -- 我没有跌倒完全是因为有一位女同学一直紧紧地跟在我身后(照片上的那件粉红衬衫),每次我一摇晃,她立刻伸出双手扶住我的腰帮我稳住身子。我真的是被她扶持着走完了那一程长路。我会永远记住背后那双温暖的小手,我会永远记住那个清新质朴的名字,王小慧。)

 

 

柴门中学,这美丽得几近壮观的校园,我们就要和她告别了!

 

 

同学们紧紧地抓着我,抱住我,我低下头,使劲儿忍住不让眼泪流出来!

 

再见了,我亲爱的孩子们,我会永远记得你们的笑靥!

 

车缓缓地开出校园,最后留在我们眼中的,是小冬冬飞来的那深情一吻。


Overseas China Education Foundation